联系我们
产品列表
联系我们
对话阿里CTO张建锋:三个角色,没有一个是轻松的

对话阿里CTO张建锋:三个角色,没有一个是轻松的

[来源:]    [作者]    [日期:2019-10-02 09:00]    [热度:]

2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蓝洞商业(ID:value_creation),作者:郭朝飞

他是阿里巴巴CTO、阿里云智能总裁、兼任达摩院院长。无疑,阿里云占去的时间和精力尤其多。阿里云走过十年,作为王坚、胡晓明之后的第三任总裁,张建锋将如何破局?

编者按:「蓝洞商业」推出新栏目「远见」,挖掘新经济领域主流创业者、投资人的复盘和洞见,记录一线真实的回声。

四年前,张建锋成为新组建的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,当时的他跟很多人一样,压根儿不知道中台为何物,至于怎么干更是没有头绪。马云只跟他说要三个统一,即技术统一、数据统一、文化统一。

一年多以后,张建锋向马云汇报,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数据中台。但马云听完,说他只做到了50%。“他(马云)理解到100%了吗?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(什么是中台),他只是说我汇报的东西可能有50%符合当初的期望。”张建锋在采访中说。

此后张建锋继续死磕,阿里基本建起中台体系。如今,马云已经淡出阿里管理层,张建锋也已经是阿里巴巴集团CTO、阿里云智能总裁,同时兼任达摩院院长。

“(三个角色)挑战和压力都大,没有一个是轻松的。”张建锋接受「蓝洞商业」等媒体采访时坦陈。

无疑,阿里云占去的时间和精力尤其多。阿里云走过十年,内外部均已发生很多变化,作为王坚、胡晓明之后阿里云的第三任总裁,张建锋将如何破局?

9月26日,2019杭州云栖大会期间,张建锋接受「蓝洞商业」等媒体采访,以下是对话摘要:

三大挑战

问:2018年11月阿里巴巴组织架构调整以来,阿里云有哪些变化?集团和逍遥子对你有什么要求?

张建锋:从定位上讲,有两大变化。第一,组织升级之后,阿里云从单一IaaS层的基础设施变成全方位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。原来只是一个云,比如IaaS层的虚拟机、数据库,今天要满足的是整个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所需要的基础设施,不仅是IT基础设施、AIoT的基础设施,还需要像钉钉这样的协同办公基础设施,包括大数据智能化基础设施。

第二,阿里云智能成为集团战略,整合了很多资源。以前,我们的传统优势,比如零售、金融等部门单独开展业务,现在阿里云智能底下,成立新零售、新金融、数字政府等部门,背后还有淘宝、天猫、支付宝、高德等,但整个阿里经济体对外提供服务,都是通过统一的阿里云智能平台。以后,阿里云智能承载的是阿里巴巴经济体的技术输出。

问:互联网巨头转型to B,都在讲云+AI+大数据,阿里云与腾讯、百度、华为等公司的云有何不同?

张建锋:从各家大会上提的概念来说,可能听不出区别,都在讲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业务中台、数据中台。大部分都在做数字政府,PPT长得也差不多。但是怎么理解这个内涵,比如数据中台、业务中台解决了什么问题,人家未必跟我们想得一样。

阿里云有一个很大的不同,就是在阿里巴巴的业务里经受了很多锻炼。比如人工智能,如果没有产业实践,没有自己业务的尝试,要去做一个高质量的云,变成数字经济体的基础,是不太可能的。如果没有阿里内部的实践,向外部提供一个所谓的解决方案,是非常困难的。

问:对外赋能,阿里云重点突破哪些行业?

张建锋:需要同时考虑几个因素,一是从阿里的逻辑看,什么新技术可能会对未来产生变革,值得投入;二是新技术成熟后要与行业结合,有的行业可能变化较大,有的则未必;三是这个行业阿里是否有经验,是否擅长。

我们擅长的技术,是云、大数据、IoT以及钉钉等移动协同,擅长的行业是零售、金融、供应链。接着要做的是政府数字化转型和工业互联网,比如国家税务总局个税系统用了阿里巴巴云的平台。

问:未来一两年,你最关切的问题是什么?

张建锋:阿里云最大的问题:第一,如何提供非常有竞争力的IaaS、PaaS产品,这是最关键的。如果没有这个产品,别人为什么要跟你做联合解决方案?第二,在数字经济市场上,阿里云有没有真正的智能化、数字化、移动化、IoT化的解决方案与产品?第三,阿里云要学会,从互联网公司向To B服务型公司转变。B端客户需要非常好的服务,包括从咨询、方案、实施到交付的整个环节,这是阿里原来做公共云没有经历过的。这三件事,是阿里云今后非常大的挑战,也是需要补上的。

没有一个轻松的

问:你是阿里巴巴集团CTO,同时兼任阿里云智能总裁、达摩院院长,你如何分配时间?这三个角色各自有哪些挑战和压力?哪个最大?

张建锋:挑战和压力都大,没有一个是轻松的。我解释一下阿里巴巴技术体系,可能更容易理解,阿里体系是产品研发、技术研发相对分开,但也不绝对,分开里面也有综合。

达摩院成立时,我说要不要请一个专职院长?马老师(马云)说,专职研究院肯定搞不好,希望研究院跟技术研发体系有非常强的关联。

达摩院跟上层产品、业务有非常紧密的关系,比如金榕(阿里巴巴达摩院机器智能实验室主任)在达摩院做AI,他需要时刻关心上面的应用方,也需要在AI研究的基础上,做出一个产品平台给别人用,他身兼多职。

达摩院在研究方向上也有比较独立的,甚至跟现在业务没有任何关系,比如量子计算就比较前瞻。

还有自动驾驶。我们永远不会把自动驾驶作为产品输出给汽车公司,百分之百不做这个事情。今天阿里巴巴作为一个物流基础平台,会产生一亿个包裹需要配送,但市场上没有一辆车是专门为物流设计的,也没有一辆是为未来物流准备的。还有饿了么、盒马这样的即时配。因此,需要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提出解决方案、配送网络。

达摩院,最关键的是从技术到业务的结合,清楚了分工,就比较容易理解我这个角色的定位。

作为集团CTO,我到底干什么?

我觉得更多的是对未来需求、技术趋势的看法,两者能不能有效结合,最重要的是判断未来业务会变成什么样。比如配送会变成什么样,需要有什么样的技术准备,以后的计算需要怎样的规模。

另外,我们50%左右的人员是工程师,怎样构建好的工程师文化,如何衡量一个工程师的水平,要做很多工作。比如,集团有30多家公司都有CTO,一家公司需要我派一个CTO过去,我到哪里找?需要有统一的培养机制。

阿里巴巴的技术治理体系跟其他公司都不一样,作为CTO,有物理的,也有文化、机制等很多方面的东西。是不是管理的边界就那么清晰?也未必。我们鼓励高水平竞争,要消灭低水平重复,比如两个部门水平都很高,未来不确定,那就鼓励他们竞争。

阿里云更简单了,今天有这么多技术,支持好集团业务之外,如何业务输出,这需要通盘考虑。

不限于投资

问:9月25日,阿里巴巴发布第一颗自研AI芯片含光800,耗时一年半,一些公司一颗芯片可能投入十年,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

张建锋:芯片是一个很大的名词,芯片概念和互联网一样,互联网上有多少应用就有多少的芯片,芯片产业非常复杂,但外界理解往往比较单一。芯片有很多种类,工业界比较公认的是,大型芯片开发周期2~3年。如果每一颗芯片都要开发十年,谁都要破产,都跟上时代的发展。

问:华为发布了鸿蒙系统,阿里很早推出过操作系统,遗憾的是没有赶上5G这个好时候,是否跟华为有过对比,尤其在物联网的技术储备方面?

张建锋:我们是服务客户,并不会去跟别人竞争而存在,我们是面向未来而存在的。阿里是(国内)最早做操作系统的,至少有八九年了,而且阿里是第一个量产的操作系统,到目前为止应该有七八千万台手机的规模。

阿里做一件事情,比如去EMC、高端存储、数据库等等,是提供了新的思路,并不能说我们的数据库比甲骨文好,我们是提供解决方案,用普通硬件、互联网技术构建出一个更强壮的、面向未来的系统,这是阿里的贡献。

阿里巴巴走到今天,不管是电商、支付宝,还是云,都是行业创新者。我们不会评价别人,也不觉得别人一定是面向未来正确的方向,我们基于未来判断,基于自己对于行业的布局看待问题。

问:人工智能领域,阿里投资了很多公司,包括旷视、商汤、依图等,阿里与这些被投公司有哪些合作?未来投资,你看好哪些领域?

张建锋:AI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,阿里巴巴没办法覆盖这么多产业,他们是我们非常好的合作伙伴,比如商汤在安防上做的工作等等。这两年我们的合作深度在增加,很多项目是共同打造的。我们对未来有一个共同看法,AI技术一定会对各行各业产生深刻影响,我们愿意跟好的技术公司做成广泛的生态联盟,不限于投资,还有很多方法。

审校 | 陈秋霖

关键字:
下一篇:没有了